回首頁

2016年五月份會務報告

工作團隊報告

  • 慶賀本刊自1999年8月10日創刊至今已發行滿200期。16年10個月以來僅因故中斷2期。感謝這200期的主編們總是兢兢業業地維持翠鳥月訊準時出版。

  • 上一年度本會嘗試於沒有專職人員支援的情況下以全志工模式處理會務。經過一年的執行與調整,目前會務運作已逐漸穩定,證明NGO未聘請專職人員仍可順利運作。

  • 我們將於7月5-7日假苗栗縣獅潭鄉熊月山莊舉辦本會2016兒童生態夏令營,請各位鳥友轉知有興趣參加的人。


翠鳥札記

黃頭鷺 牛背鷺

黃宏森

幾波寒流過後,台灣的天氣逐漸轉為春夏型氣候,現在正是候鳥北返過境的季節。各位鳥友若稍加留意便會發現田裏的黃頭鷺忽然多了起來,常見整個水田中滿滿的都是黃頭鷺。最近很多農夫都在田裡耕耘插秧,成群的黃頭鷺跟隨在耕耘機旁覓食。賞鳥久了,見到黃頭鷺不覺得稀奇,常常忽略過去,其實黃頭鷺很值得我們細細觀賞。黃頭鷺又稱為牛背鷺,英文鳥名Cattle Egret正好反應了黃頭鷺的特殊生活習性。

我小時候住在鄉下,遙遠的記憶裡曾經見過站在牛背上的白鷺鷥。開始拍鳥後拍到黃頭鷺不稀奇,我想追尋的是兒時印象中那個白鷺鷥站在牛背上的畫面。兒時水牛為數尚多,黃頭鷺並不多見,如今黃頭鷺到處都是,要見到水牛就很難了,剛好有黃頭鷺站在牛背上的景象更是可遇不可求。我就這樣尋尋覓覓地過了好幾年,沒想到不久前居然在新竹海濱遇見這種畫面。我最訝異的是,新竹海濱哪來這麼多的水牛?

春耕中的水田常見滿田的黃頭鷺


遷徙中的黃頭鷺群(陳王時攝)


拿著拍鳥的大砲,想把水牛與黃頭鷺這兩種體型相差極為懸殊的動物一起擺進畫面中還真是蠻難的。好不容易看到一隻黃頭鷺站在一頭趴在地上休息的水牛背上,才勉強把這兩種動物一起攝入鏡頭。雖然水牛的姿態與黃頭鷺的角度不是很令人滿意,但總算了卻一個追尋孩童記憶的心願。

黃頭鷺屬於鷺科,與常見的小白鷺同科不同屬。體長約46-56公分。在台灣全年可見,但應該有一部分是夏候鳥。夏季時可以很明顯地感受到黃頭鷺的數量變多了,秋季時我也曾經見過大群黃頭鷺排成人字形往南遷徙。黃頭鷺雌雄同型,虹膜、嘴喙及眼先皆呈黃色,腳黑色,全身白色。繁殖時期頭、頸、上胸及背部有橙黃色飾羽,嘴基桃紅色,眼先淺藍色。有興趣的讀者可拿本頁照片與台灣野鳥手繪圖鑑所描述的特徵比對一下。建議大家撥冗到新竹海濱觀賞黃頭鷺轉換為夏羽的模樣。若能看見牠們站在牛背上,成為名符其實的牛背鷺,也算是了卻一樁賞鳥的心願呢!

名符其實的牛背鷺


牛背鷺站在牛背上(陳王時攝)


黃頭鷺冬羽純白虹膜黃色(陳王時攝)


黃頭鷺繁殖時期的頭部特徵(陳王時攝)






小紅蜻蜓

楊書琴

小紅蜻蜓是世界體型最小的蜻蜓科昆蟲,身長僅有1.8公分,在台灣目前已知僅產於宜蘭草埤。每年4-9月天氣晴朗的日子裡常見成蟲停棲於水生植物頂端。草埤是演替末期的湖泊,正逐漸陸化中,已幾乎成為草澤,不久將完全轉變為陸地。就教學而言,草埤是觀察湖泊演替末期現象的珍貴地理資產。就生態而言,草埤保有許多珍稀物種,諸如水社柳、宜蘭蓼、分株假子萁蕨、四角藺、耳挖藻、黃花狸藻、三儉草群族、野荸薺群族、圓葉澤瀉等。

宜蘭草埤的生態系相當不穩定。豐水期其他種類的蜻蜓會侵入草埤,對小紅蜻蜓造成很大的生存壓力。枯水期陸生動植物也會入侵草埤。只有維持恐怖平衡狀態,小紅蜻蜓才有生存的機會。宜蘭的生態保育團體曾於嚴重的枯水期引水泡死入侵的茅草。為了保護珍稀動植物而適當地干涉自然生態是否恰當呢?

宜蘭草埤的樣貌與水社柳雌株(邱錦和攝)


小紅蜻蜓雄蟲(邱錦和攝)


小紅蜻蜓雌蟲(邱錦和攝)





小琉球的原住民族

李雄略

台灣各地的原住民族及其分布概況清代文獻都有記載,唯獨高雄平原及小琉球兩地連一個原住民族的「社」都沒有。目前這兩個地方都有漢人居住,有足夠人類生存所需的條件,也有數百年前的考古遺址出土。那為什麼沒有原住民族曾經居住於此地的文獻記載呢?這個疑問直到1994年台灣大學曹永和教授於台灣平埔研究研討會發表了一篇論文小琉球原住民哀史,才告真相大白。

1602年,荷蘭海權興起並開始殖民亞洲。為了掌握各殖民地的狀況,當地的總督被要求以日誌形式記錄各殖民地的大小事情,並送回荷蘭母國。四百多年來,這些珍貴的史料都保存於海牙檔案館裡。其中與台灣有關的熱蘭遮城日誌就有厚厚四大冊,巴達維亞城日誌中也有不少和台灣有關的資料。三百多年後的台灣日治時期,日本歷史學者為了進行台灣和南洋研究,曾赴荷蘭翻拍兩萬多張原始檔案,並收藏於台北帝國大學圖書館。二戰結束後日籍教授全被遣返日本,這些史料從此靜靜地躺在台灣大學圖書館裡,直到曹永和教授自修荷蘭文並成為此領域的專家為止。1977年,荷蘭政府決定編篡校譯熱蘭遮城日誌,由荷蘭歷史學家J. L. Blusse主持,邀請台灣的曹永和、江樹生及日本的岩生成一、中村孝志共同參與,歷經22年的努力,1999年終於完成這四大冊重要史料的編纂與校譯。

根據熱蘭遮城日誌的記載,荷蘭人稱小琉球為Lamey。有一天,一艘荷船金獅子號路過小琉球,船員登島尋找淡水時被島民認為侵犯領域,又因語言不通而被殺死。1633年11月4日,荷蘭人發動數百名士兵及新港社和蕭壟社人討伐小琉球。當討伐軍來到山頂時,小琉球人立即逃入洞窟躲避。討伐軍只能殺死許多豬並燒毀全村落的房舍,無法再作進一步行動。1636 年4月,荷蘭人再度討伐小琉球。他們利用新港社人和放索社人找到小琉球人躲避的一個大洞窟(即今之烏鬼洞)。於是塞住所有洞口再用煙燻洞。三天 後,有42名小琉球人爬出洞來,另有300多人死於洞內。該次鎮壓有紀錄的死亡人數為1,119人,實際死亡人數可能不止這些。被俘虜並分送到新港社、巴達維亞、荷蘭母國去當荷蘭人傭人與僕役的共有697人。荷蘭人把小琉球的島民清空後將土地贌給漢人。這就是當今小琉球居民的祖先。

熱蘭遮城日誌記載,小琉球是一個很好的生活空間,聚落整齊,兩排屋舍像街道一樣,發展完整。不幸遭受荷蘭人毀城屠村,如今小琉球已經完全沒有任何原住民的蹤影。荷蘭人像這樣毀掉臺灣原住民社會的案例還有好幾個。中央研究院劉益昌博士說,當部落遇到強權時會有很多種不同的樣態。像小琉球原住民這樣,家毀、人亡、土地喪失,然後完全不再存在於歷史的紀錄與人們的記憶之中,是最悲慘的樣態。可憐的小琉球原住民,不但被屠村滅族還被稱為烏鬼。世間其實是弱肉強食,沒有所謂的天理。


感謝捐款

蘇騰昇 200元 (野鳥救傷專用)


近期活動簡介

105年63日 (五)月會演講

保育台灣鮭魚告訴我們的事
時間:7:30~09:30pm 講師:郭金泉

台灣鮭魚(櫻花鉤吻鮭)雖經主管機關投入極大的人力與物力,惟其族群數量與基因多樣性始終無法提升,原因何在?海洋大學郭金泉教授研究台灣鮭魚多年,特邀請郭教授蒞臨本會分享其研究成果,包括當年台灣鮭魚從何處上溯台灣溪流?為何獨厚此溪?拆除1號攔沙壩的決策是否正確?充斥大甲溪源頭的環境賀爾蒙對台灣鮭魚有何影響?台灣鮭魚也可以部分解釋許多台灣的地質、氣候、生物演化等跨學術領域之謎團。

清境梅峰生態之旅

活動日期:2016年07月2日(六)-7月3日(日)
領隊:陳謂熊
**報名日期: 即日起至5月15日止
費用: 含食宿、中型巴士車資、門票、保險,會員4,000元,非會員4,300元。含領隊12人時改採共乘制,詳洽聯絡人曾先生。 報名方法:請向聯絡人報名,0972-127399, chao_11kimo@yahoo.com.tw

清境小瑞士花園因具有北歐風光之美素有「台灣小瑞士」、「霧上桃園」之稱。青青草原是清境農場人氣最旺的景點。台大梅峰農場位於中橫公路霧社支線(台14甲) 14.5K處,海拔2100公尺,是台灣中海拔具代表性的賞鳥據點之一。當地野鳥紀錄共35科128種,以畫眉科為主,冠羽畫眉、白耳畫眉、黃胸籔眉及山紅頭皆為普遍種,生物多樣性豐富,相信能帶給大家美麗的回憶。




活動預告

日期 類別 活動 領隊/主講者
5月6日   月會演講 石虎的棲地與保育 郭榮信
6月3日   月會演講 保育台灣鮭魚告訴我們的事 郭金泉
6月18日   免費活動 漫步清大--賞鳥、賞蝶、與老樹對話 曾昭烱
7月2~3日   賞鳥活動 清境梅峰生態之旅 陳謂熊
7月5~7日   培訓課程 2016兒童生態夏令營 李雄略
7月8日   月會演講 大溪鴛鴦池的棲地與友善環境發展 劉良力
7月15日   例行會議 第6次理監事暨會務諮詢委員會議 傅美君
7月17日   四季鳥調 2016夏新竹市濱海地區鳥類調查 茆世民
8月5日   月會演講 鶲科鳥類辨識要領 陳王時
10月16日   四季鳥調 2016秋新竹市濱海地區鳥類調查 茆世民






2009

十二月會訊

十一月會訊

十月會訊

九月會訊

八月會訊

七月會訊

六月會訊

五月會訊

四月會訊

三月會訊

二月會訊

一月會訊

2008

十二月會訊

十一月會訊

十月會訊

九月會訊

八月會訊

七月會訊

六月會訊

五月會訊

四月會訊

三月會訊

二月會訊

一月會訊

2007

十二月會訊

十一月會訊

十月會訊

九月會訊

八月會訊

七月會訊

六月會訊

五月會訊

四月會訊

三月會訊

二月會訊

一月會訊

2006

十二月會訊

十一月會訊

十月會訊

九月會訊

八月會訊

七月會訊

六月會訊

五月會訊

四月會訊

三月會訊

二月會訊

一月會訊

2005

十二月會訊

十一月會訊

十月會訊

九月會訊

八月會訊

七月會訊

六月會訊

五月會訊

四月會訊

三月會訊

二月會訊

一月會訊

2004

十二月會訊

十一月會訊

十月會訊

九月會訊

八月會訊

七月會訊

六月會訊

五月會訊

四月會訊

三月會訊

二月會訊

一月會訊

2003

十二月會訊

十一月會訊

十月會訊

九月會訊

八月會訊

七月會訊

六月會訊

五月會訊

四月會訊

三月會訊

二月會訊

一月會訊

2002

十二月會訊

十一月會訊

十月會訊

九月會訊

八月會訊

七月會訊

六月會訊

五月會訊

四月會訊

三月會訊

二月會訊

一月會訊

2001

十二月會訊

十一月會訊

十月會訊

九月會訊

八月會訊

七月會訊

六月會訊

五月會訊

四月會訊

三月會訊

二月會訊

一月會訊

2000

十二月會訊

十一月會訊

十月會訊

九月會訊

八月會訊

七月會訊

六月會訊

五月會訊

四月會訊

三月會訊

二月會訊

一月會訊

1999

十二月會訊

十一月會訊

十月會訊

九月會訊

八月會訊

七月會訊

六月會訊